探索、争鸣与交锋:研究院“圆桌论坛•第4回”圆满举办
2014-01-10

  

       12月25日下午,南京艺术学院研究院2013年学术季活动“圆桌论坛•第四回”在工业设计学院一楼报告厅如期举行。此次论坛主题为“艺术学理论学科年度话题:机遇与发展”,校内外专家学者围绕南京艺术学院研究院艺术学理论学科调查报告课题组承担的,由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学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托我校撰写的《2013年度艺术学理论类专业建设热点与难点调查报告》展开深入探讨,就报告内容阐述自己的观点,提出中肯的修改建议,在探索、争鸣与交锋中,切中艺术学理论学科目前存在的问题要害,为艺术学理论学科未来的良性发展勾画方向。

     此次论坛的学术主持由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刘伟冬教授担任,出席论坛的校外嘉宾有:东南大学王廷信教授、徐子方教授,南京大学康尔教授,南京师范大学李宏教授;我校嘉宾有:谢建明(南京艺术学院)、黄惇(艺术学研究所)、管建华(音乐学研究所)、李立新(科研处)、庄曜(研究生处)、庄元(传媒学院)、刘承华(人文学院)、樊波(美术学院)、顾丞峰(美术学院)、李彤(美术学院)、王晨(文化产业学院)、董峰(人文学院)、刘晔(人文学院)、范晓峰(音乐学院)、陈捷(影视学院)、詹和平(设计学院)、许薇(舞蹈学院)、邓芳芳(人文学院)、朱士璜(教务处)、张从渡(教务处)等,研究院艺术学研究所教师夏燕靖、邢莉、翁再红、张婷婷、王谦、李安源、赵笺,以及艺术学研究所、人文学院、文化产业学院等校内其他学院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
    论坛开始,刘伟冬副院长向各位嘉宾和师生介绍了接受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学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托我校撰写《2013年度艺术学理论类专业建设热点与难点调查报告》的缘由,他说: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学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在今年8月27日成立会上提出,计划每年推出一份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年度报告,以期让学界及时了解艺术学理论学科发展的热点与难点。并特别提出这样的调查报告要有真实性,要对现状有切实深入地把握和分析,要真正触及到学科发展的困境与难题。作为该委员会的副主任,我自信南京艺术学院作为艺术学理论学科建设的重要参与者,有必要,而且有实力接受这份调查报告的撰写任务。我与撰写组同事商议,我们强调从第一手的数据调研出发,通过严谨、全面的调研工作,在数据和资料翔实的基础上进行分析研究,客观地呈现2013年度艺术学理论学科发展的真实情况以及存在问题,以事实说话,以论据说理。

          主题发言部分,报告课题组负责人夏燕靖教授就年度报告的写作要点,向嘉宾和到会师生做了汇报,他介绍说:报告内容由八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艺术学理论学科各层次学位授予点及本科专业方向设置状况”中,以精确的数据,摸清了2013年度艺术学理论学科设置的情况。其中,全国高校及科研院所具有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的单位有20个,硕士学位授权点的单位有69个,以艺术学理论学科名义设立本科专业方向点的院校有50余所,有5所院校设立艺术史论本科专业,40余所院校以艺术管理或文化产业名目设立本科专业,以拓展专业方向。第二部分“艺术学理论学科本科专业设置状况分析”,总结了2013年度本科专业设置的两大特点:一是各个相关院校十分看重艺术学理论学科的配套建设,希望完成从本科到硕士至博士学位点的整体建设,以推进学科全面发展,带动学科建设,进而提升学校的办学水平;二是从目前申请本科专业的院校来看,还主要是偏向艺术学理论和美术史论或设计史论这几类专业领域。第三部分“艺术学理论专业本科阶段人才培养问题探讨”,针对艺术史论本科专业的不同意见,提出艺术学理论本科专业的招生和培养,是学科建设的基础环节,而且是重要的学科生长链条,适度促进艺术学理论学科本科专业的发展,可以使本科学生从艺术跨学科研究中获得较为实用的知识,以服务于艺术和其他社会实践,也能够为该学科业已形成规模的研究生教育,储备、输送更加对口的优秀人才,从而使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衔接起来,达到相对的平衡。第四部分“与本科教学相关联的研究生培养问题分析”着重分析了研究生培养状况,与本科专业教育相比,艺术学理论学科的研究生培养工作已有一定的历史积累,且相对成熟,但从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下设的二级学科来看,现阶段依然存在着杂乱现象,许多院校并未按照艺术理论、艺术史、艺术批评、艺术美学、艺术管理或艺术跨学科研究等初步拟定的二级学科名目来规划专业方向。研究生教育过程中由于规范的缺失造成诸多混乱,在一定程度上也将直接影响到本科专业的教育教学。因此,针对艺术史论本科专业明确培养方向和学科类课程建设问题的探讨已迫在眉睫,必须明确艺术史论本科专业方向,深化改革课程结构、教材建设和实践教学,合理选配师资,才能避免研究生教育的种种问题在本科教育教学中的翻版出现。第五部分“硕士和博士学位论文选题存在的问题”分析了目前论文选题的窘境,大量的门类艺术理论研究课题仍然作为艺术学理论研究方向的选题,稍好一点的是,研究视角有所转变,但这一点在门类学科的艺术史论研究中已多有体现,仍未构成选题上的实质性突破,更难有选题指向性的创建。第六部分为“学术研究面临方向或探讨进路模糊的问题”,根据艺术学理论学科的科研成果统计,则不难发现综合类的人文社科类杂志对于艺术学理论类的科研论文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艺术学理论学科科研水平的提升本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艺术学理论在研究方法上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学者自觉地以美学、文艺学、社会学、文化学的视域对艺术进行观照,拓宽了研究的路径,但同时我们也必须反思,方法的突破是否能够代表艺术学理论研究的全部?第七部分为“艺术学理论学科与相邻学科边界模糊的尴尬局面”,艺术学理论与哲学门类同为一级学科的美学,以及文学门类归属于中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属下的二级学科文艺学之间形成复杂的学科关系,2013年度学术成果呈现出一大特点,在艺术学理论领域,即便是美学以及文艺学对于艺术的研究成果也会将其归类到艺术学理论研究成果中来,而在美学领域,即便是艺术学理论以及文艺学的研究成果也会把它归类到美学研究成果中去。这种复杂的生态状况,已经给艺术学理论学科建设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必须予以足够的重视。第八部分为“艺术学理论学科发展的契机与挑战”,从“厘清学理认识给学科的发展契机”、“社会需求带来的发展契机”、“艺术学科‘空白’问题探究带来的发展契机”、“学科博弈带来的发展契机”等四个方面,探讨艺术学理论学科今后发展的空间与方向。艺术学理论学科的价值与发展前景,不必急于用今天的显性成果去证明什么,关键在于夯实学科基础,厘清学科内涵,完善学科建设,并最终以丰硕的成果来证明学科价值。展望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发展,必定会有美好的未来。

          课题组成员王谦副教授就报告形成过程以及形成过程中所碰到的问题及解决方法作了发言,他说:这次报告的写作过程是一次全面了解艺术学理论学科发展现状的机会,因此必须依赖于准确而真实的数据调研,报告的写作工作最先就从数据的调研开始。研究院艺术学研究所的数十名硕士研究生参与了数据及资料的采集工作,研究院办公室黄从威、史洋两位老师负责汇总统计工作,艺术学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刘秋兰、邵进具体负责数据层层筛选及初步分析工作。数据采集、外出调研及资料搜集工作完成后,由课题组成员集体讨论,分头撰写。期间,报告主持人刘伟冬教授多次召集课题组成员集中讨论,提出报告大纲和撰写思路。夏燕靖、翁再红、张婷婷、赵笺与我本人都为撰写工作做了大量工作。定稿后刘伟冬教授又对报告进行了整体修改,并阐发了对于学科发展的观点,充实与完善报告的写作内容。在此过程中,我们通过对调查数据统计,发现借助美学、或者利用美学方法,借助门类艺术、或者利用门类艺术方法来研究艺术理论的文章大量的存在,这样的状况对于学术研究而言,的确是有利的,说明艺术学理论研究已有多种方法和角度。但换一种角度思考,对于一个年轻,尚不成熟的学科而言,这样的现状却并不乐观,艺术学理论的研究过多依赖于其他学科的研究方法,反而会弱化自身的学科价值。但是考虑到艺术学理论学科各个可能方向的发展空间,课题组更多从“艺术一般”的指向出发,甄选研究论文。报告写作的另一困境是,各高校艺术学理论学科的研究方向,由于缺乏统一的标准,各个高校的研究方向显得极为杂乱,这种状况与各个高校的学术背景、研究方向的差异、艺术学理论学科形成及整合过程、以及师资队伍的来源有很大关系。若将数据进一步梳理和分析,还会发现不同高校的研究方向集中于艺术原理、艺术史、艺术批评,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这三个方向,存在较大的研究空间。
    课题组成员,艺术学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刘秋兰就年度报告文献采集与统计作了说明,她说:在数据采集过程中,最困难的工作则是对论文的筛选。什么样的论文属于艺术学理论的研究范畴?门类艺术的论文能否适当选择?我们通过讨论,本着“艺术一般”的参照标准,凡是从门类艺术入手,上升到艺术一般的理论高度;凡是方法的拓宽,回答了艺术一般的问题,我们都将其归入艺术学理论的研究论文。再有缺乏权威数据,需要我们对涉及的院校进行逐个访问,既有网站调查和电话询问,也有上门考察等,尤其是刚开始数据不全,如何为报告撰写提供初步资料确实是最棘手的问题。好在邵进同学,还有数十名硕士研究生的相互配合,共同努力,终于及时完成信息采集的基本工作。
    三位主题发言人汇报结束之后,引起了与会嘉宾的热烈讨论。南京大学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康尔教授首先发言,他认为年度报告的写作有四点价值:摸清情况,发现问题,分析难点,指明方向。这对于学科发展具有很大促进,是值得肯定的。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命名不过两年时间,还处于过渡期,面对这样的新生学科,康尔教授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坚守与包容”,承认问题存在的同时,踏实践行研究;二是“挖井与开荒”,通过跨学科、跨门类的研究,寻找学科研究的新路径;三是“左右借鉴”,从相关成熟学科中,借鉴各种可能的方法,为艺术学理论所用;四是“基础研究与对策研究”,既重视史论,亦要重视策论,从而实现理论指导实践。

          东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东南大学学报社科版主编徐子方指出,艺术学理论的本科设置,迫在眉睫,如果一个一级学科没有本科的支撑,会不利于该学科的发展,也会影响到硕士和博士的生源质量,但目前面临的问题十分尴尬,缺乏艺术学理论科班出身的师资。当然,还有一点需要引起重视,设置本科专业点必须慎重,不能无序膨胀,造成发展混乱,这样更不利于学科的持续发展。
    东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王廷信教授认为,年度报告的写作有深度,具有问题意识,触及了艺术学理论学科发展存在的核心问题。艺术学理论本身就是在争议中产生的,我们应该厘清本学科与其他学科的关系,从“认识一般”的角度出发,研究艺术的问题。此外,王廷信教授也指出报告的修改意见,认为:目前各个设有艺术学理论学科的本科专业的院校,本科专业是如何设置的,开设有哪些课程,本科毕业生的就业去向,还应该补充具体的调研内容,使年度报告的分析更加充分,论据扎实。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主任李宏教授肯定了年度报告的内容和附件的完整性,认为:写作小组作了很多基础性的工作,收集了第一手的数据资料,通过整理分类,汇总列表,一目了然地呈现出艺术学理论学科发展的状况。同时,也指出“艺术学”的甄选标准必须明确,否则无法区分与门类艺术不同,甚至影响到研究论文的筛选。希望年度的报告在这方面有所说明。
    研究院艺术学研究所所长黄惇教授接续李宏教授的发言作了补充,认为:我们应该以“宽容与包容”的心态对待艺术学理论的现状,门类艺术的研究与艺术学理论之间本来就是相互交融与渗透的,门类艺术研究是基础,为艺术学理论提供了支撑。例如,上海音乐学院艺术学理论学科申报书就曾提出,将音乐研究做好就是对艺术学理论的贡献。当然,学科发展了,需要提升视角来看待这一观点。黄惇教授同时又提出,附录部分应补入各个高校设立艺术史论或艺术学本科专业课程的设置情况。
    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谢建明教授发言说,你有一个思想,我有一个思想,我们彼此交换就是两个思想,学术争鸣是产生思想的极佳方式。艺术学理论作为一级学科已经确立了,因此关于该学科是否应该存在的讨论,应该就此画上句号。今后我们应该担当学者的责任,形成合力,充满激情,加强艺术学理论的研究与创新。
    科研处处长李立新教授认为,年度报告的写作具有相当的难度,必须广泛调查,深入把握,重点归纳才能完成,课题小组的工作应该得到充分肯定。他同时针对“艺术学理论学科与相邻学科边界模糊”问题提出自己的意见,认为:没有必要过于担心艺术学理论与美学、文艺学之间的边界问题。例如,美学与文艺学之间从来就是交叉重叠的,但并不影响各自的发展,美学的研究并不会挤压艺术学理论的研究。艺术学理论研究仍然有着多种路径与空间,如艺术伦理学、比较艺术学、艺术管理学、艺术心理学、艺术社会学、艺术人类学等等,都是美学与文艺学研究少有涉足的领域,这些研究领域需要艺术学理论去开拓和探讨。

           研究院音乐学研究所所长管建华教授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传统艺术的概念就是综合性的,以“琴棋书画”的方式存在,艺术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但近代以来,中国盲目崇拜西方文化或照搬西方艺术理论,无论是否妥帖合用,都以西方艺术理论为价值标准,牵强规范或生硬比附固有传统艺术,使中国的艺术就范于西方的解释系统,形成了美术、音乐、戏剧、舞蹈等艺术分门别类,甚至“老死不相往来”的状况,艺术的传统生态已经被人为地破坏。在工业化技术分工状态下,艺术学院的教育也是专门的技艺教育,而不是综合的艺术培养,要设置中国的艺术学理论,就应该建立与中国艺术存在方式相符合的教育方式,设立相应的课程体系,否则就无法真正起到学科建设的意义。我们在进行学科建设时,必须扪心自问,究竟是建设中国的艺术学理论,还是建设西方的艺术学理论?
    黄惇教授对管建华教授的发言补充说道,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建立,是应该有中国特色的,但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建设。西方的艺术理论是可以借鉴的,但必须符合中国艺术的规律,洋为中用。因此,年度报告除了指出问题,也应该思考如何才能建立有中国特色的艺术学理论学科。这个问题或许今年做不完,明年可以接着做,这是年度报告需要关注的热点问题。
    人文学院副院长董峰副教授从艺术管理学科角度提出学科建设的意见,他说:艺术管理专业已经有十余的历史,现在作为艺术学理论学科的二级学科确立非常重要,这表明该专业的发展有自己的空间。也就是说,艺术管理专业的设置早于学科的设置,是否可以依托艺术学理论为母体,帮助艺术管理学科提升。报告针对本科艺术管理专业的问题进行的分析有理有据,提出的问题恰当实在,就此提出几点看法:年度报告指出理论与实践的关系,艺术学理论是否能指导实践,以什么方式指导艺术实践,应该加以明确;艺术学理论研究包括史、论、评三方面,“评”的具体对象指的是什么,应该再深化。调查报告也是研究报告,需要针对问题阐述一定的认识方向。
    人文学院文学教学部刘晔教授发言,认为:艺术学理论的设立,是否可以取代艺术院校开设的“艺术概论”课程,就叫作“艺术学理论”,这样与艺术学科更加密切配套,而且体现出学科发展带给学科基础理论课程的转变。刘晔教授又以“白马非马”的概念进行阐释,指出:“艺术”一词本身就涵盖了各门类艺术,是否可以考虑不必再用“艺术一般”来指称。
    文化产业学院副院长王晨教授将艺术学理论与文化产业作比较,认为两种学科具有相似性,文化产业是经济与艺术的交叉学科,但经济学的一般原理是不可能替代探讨艺术存在的问题,因此艺术学理论是否可以从艺术经济学、艺术经济史学的研究角度,为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理论指导与支撑,这也正好也回应了董峰副教授提出的关于“艺术学理论是否能指导实践”的疑虑。其实,理论研究本身的价值并不仅仅在于对实践的指导,理论价值也是一种特殊的科学理论。

        人文学院刘承华教授认为,年度报告沿着“梳理、设问、分析、展望”的脉络展开写作,数据扎实,论证充分,是艺术学科领域先前未曾做过的工作,特别值得肯定。刘承华教授并指出:艺术学理论如果不设置本科专业,如同“缺一条腿”。大学教育应该是人才培养,绝非技能培养,艺术学理论专业以提高学生思维能力为目的,锻炼学生的综合素质,并不能只功利性地仅考虑就业问题。大学文科都要有文史哲专业,这是体现一所学校文科水准的标志性专业。如果仅仅考虑就业问题,文史哲专业同样困难。关于艺术学理论的界限问题,刘承华教授指出,艺术学理论的外部与美学、文艺学有着诸多关系,内部与门类艺术的关系更为密切。应该说,美学的研究对象并不是艺术,而艺术学理论的研究对象就是“艺术”,不必过分担心二者的区别,研究深入后,艺术学理论自然会与美学脱离并产生区别。但是内部的区别则十分棘手,尤其是艺术史的撰写,怎样与门类艺术史区分,是目前的难点,门类艺术有具体的研究对象,但艺术史以什么为研究对象,是否以个案作为研究对象,或是宏观认识,这些都是值得仔细思考的问题。
    研究生处处长庄曜教授指出,年度报告对我校研究生课程方案调整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我们考虑今后要加强“打通型”的课程设置,明年要重新修订研究生培养方案,解决培养方向问题的同时,针对研究生课程结构进行设计,诸如,通识课程、基础理论课程、学位核心课程等。另外,在我校针对学术型研究生与专业型研究生的分类培养已经明确,要借鉴艺术学理论学科的问题思考,进一步探索两种不同类型的研究生学位论文的写作要求,使我校研究生培养从类型、方向、课程和学位论文指导等几方面构成配套体系。
    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主任樊波教授提出,年度报告的写作视野开阔,充分详细。同时也提出了三点担忧,一是针对艺术学理论的思想基础仍然没有突破,我们以什么样的思想基础来认识这门学科?设立艺术学理论学科,中西学科体系的关系如何辨析,“艺术概论”就是以西方理论为基础的课程,而艺术学理论怎样对待东方与西方的艺术观念?艺术学理论有无核心概念,如何建立核心概念?这三方面的问题,均是目前困惑艺术学界的问题,必须理清明确,这也是艺术学理论学科的热点与难点。

          美术学院副院长李彤教授提出,门类艺术的研究对象极为明确,而艺术学的研究对象是什么?西方的“ART”具有明确的指称,但中国的“艺术”概念则是抽象的概念,并且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文化语境,艺术概念的界定也是不同的。因此,艺术学理论究竟以什么为研究对象?艺术学理论学科的设立是自下而上的,寻求“艺术一般”的性本质与规律,这是学科建立的依据。但是,“艺术一般”是否真正存在,是否会陷入“唯本质论”的误区,片面强调“本质决定现象”,以理想代替现实?因此,艺术学理论应该分析各门类艺术的特点及其关系,研究历史维度中的艺术,而不是研究所谓的被抽象出来的“一般”,进行虚拟的研究。
    设计学院副院长詹和平教授认为,既然艺术学理论学科已经设立,就应该加强基础理论研究。而艺术学理论偏向的基础理论研究,本身就具有指导其他门类艺术理论的作用。艺术共性问题解决的如何,将直接影响艺术诸多认识的依据。希望艺术学理论学科多出学术成果,通过不断积累,夯实学科基础,从而指导门类艺术的实践。报告针对艺术史论和艺术管理本科专业提出的问题思考,同样对于其他本科专业适用,这份年度报告推出非常及时。
    尽管已是天寒催日短的节气,但校内外专家的讨论非常热烈,大家从不同视域提出自己的观点与看法,既有疑惑,也有碰撞,既中肯,也不乏犀利,圆桌论坛的形式打破了门类学科的壁垒,使大家可以从多个侧面认知学科存在的问题,从而寻绎未来发展的更大空间。根据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学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会的意见,艺术学理论的年度报告,将由南京艺术学院主持编制,将于每年12月底由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学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发布。论坛结束后课题组也会根据各位专家提出的问题,充实内容,认真修改,为艺术学理论的学科建设,担负起一份职责。
    本届圆桌论坛是研究院2013年学术季活动的岁末“收官”。据了解,2014年研究院将继续力推更加新颖多元的论坛主题,将圆桌论坛办出生色,我们明年再相见。                              

(撰稿:张婷婷、青言,摄影:栗小岚等)